1. 文章
  2. 最新文章
  3. 社會科學
  • 2018年03月03日
    Sausage Party 腸腸搞轟趴 - 超級低級但卻很聰明的成人動畫

    Sausage Party 腸腸搞轟趴 - 超級低級但卻很聰明的成人動畫腸腸搞轟趴可以說是好萊塢近幾年難得的動畫奇作,片中有大量如大尺度脫口秀的對白,以及明確的無神論與有神論相互衝突的主題,當然電影本身有沒有那麼複雜的主題有時候也是看觀者如何解讀,也許腸腸搞轟趴就只是希望藉由虛擬人物來講些平常沒什麼機會講出來的話。腸腸搞轟趴最聰明的地方其實就是導演使用了動畫來做創作的媒材,主角都是一群常理來說是沒有生命的食物和物品,觀眾對他們講的話就不太會受各種不客觀因素的影響,當然也可以當作是作者本身抱持的思想或立場,但當講那些挑釁言語的是一群擬人化的無機物時,會頓時讓嚴肅敏感的事變得比較少了點對號入座,也少了些對某些身份的成見,而這就是很多立場彼此衝突的議題在討論的時候可能地化解方法,如同片中超市裡深信有美好天堂的食物和物品們,片中他們對人類的崇敬,和對天堂的想像,其實與現實生活中不少人對宗教的態度是一致的,而知道自己信仰的東西只是源自一場誤會的感覺本來就是讓人不快的,這部動畫則是選擇了在此刻展現了清晰的包容,也許你心中覺得這些人很笨或很執迷不悟,但不需要把他們當敵人,只是覺得兩方的衝突化解的太倉促簡單了些,反派在片中的作用好像也只是為了當一個傳統的反派而已,使得反派相較於這部動畫其他部分的創意就稍微弱了些。腸腸搞轟趴最讓筆者喜歡還有擬人化的無機物怎樣跟裡面的人類互動這件事,就如同你看了其他也是將無機物或動物擬人化的作品一般,如果這些無機物或生物本身有如同人類一樣的意識和語言的話,要怎樣建構出這些事物的世界觀才是合理的?在這部分腸腸搞轟趴在方面來說有點是一種反動畫的做法,以往在其他動畫中擬人化的事物與人類通常有到不成文的界線,如果它們會說話和彼此溝通,一種解決方法就是它們的溝通人類是感知不到的,或是它們永遠不會在人類的視線內溝通,或是動物如果被發現會講話就是會合常理的造成人類世界的震驚,腸腸搞轟趴在這方面非常聰明的創造了另一種讓這個界限合理的方式,最後的成果就是非常順暢地解決了為何這些無機物明明會說話人類卻完全感知不到的矛盾,原來是感知的方式不對而已,筆者覺得這在以需要應用擬人化手法的動畫類型中是很新穎的切入點。腸腸搞轟趴另一個重要元素就是性愛,其實腸腸搞轟趴如果用另一個比較直接簡易的角度來看,就是導演在思考怎樣把藥物崇拜和雜交場面放進戲院裡,可以想像這些元素如果用真人拍攝在執行上會有多困難,以及後續在放映上會遇到多少難題。

    220次瀏覽
  • 2018年03月01日
    林中怪人 Creep 觀後感

    林中怪人 Creep 觀後感筆者記得有陣子國外非常流行用偽紀錄片的方式來拍恐怖片,從寫實驚悚到超現實恐怖都有,大概是因為技術成本較低,也不太需要顧忌傳統敘事電影的限制,某方面來說其實更天馬行空,另一方面則是成功率不太高,即使可以製造出很嚇人的效果,故事的流暢度和合理性依舊是很多偽紀錄片的製作難題,有時候要兼顧紀錄片的寫實感和一般電影的敘事方式反而會變得不上不下。“林中怪人”是讓筆者意外的驚喜之作,將故事還原到最基本的架構,一個一切都充滿謎的男人加上一個代表觀眾視角的角色,接下來只要仔細的表現和鋪陳這個怪人有多怪就好,事實證明結果很是可行的,在看的過程還有點讓筆者想起了麥可漢內克的“隱藏攝影機”,鏡頭本身有時候不太需要很多個性,只要讓觀眾看到發生什麼事就好,林中怪人則是清楚的把觀眾放在受害者的位置,加上林中怪人主角並沒有很快地做出非常暴力或嚇人的行為,反而不斷的在言語和行動上不斷的矛盾和反覆,觀眾一方面會充滿疑惑,一方面又會更好奇這個角色接下來會做什麼事,而代表觀眾視角的是一名男性對筆者來說也是一項有趣的設定,以往恐怖片大部份還是較偏向加入女性為主要角色,但更常落入對女性角色的缺乏想像力的窘境,有時候常常是幾乎整部電影一直被追殺後突然逆轉式的存活,乍看很戲劇性卻非常公式化,林中怪人只是簡單地將主角換成了一名平凡的男性反而更免得讓觀眾落入平板的想像,片中沒有惱人的女生尖叫,也沒有突然變得神勇的女戰士,就是一名單純的男性不斷的被騷擾,觀眾就是等著看片中的怪人馬克會有怎樣更進一步的行動。讓筆者覺得有趣的另一個地方,則是片中的怪人馬克的對白,馬克一直敘述了很多跟性暴力有關的經歷,也不禁讓筆者思考,如果身邊真的有個活生生的人對你敘述的這些經歷,你會用什麼心態去面對?要如何認定對方是不是正常,以及所作所為是不是可以被接受的,以及觀眾自己本身對於性與暴力與道德有多少空間,這就是林中怪人選擇用偽紀錄片的形式結果會有效的原因,因為敘事在怎樣精彩的電影,多多少少都會讓觀眾與電影本身是有些許距離的,電影有剪接和配樂,但現實生活則沒有,因此大部份的電影不太會讓觀眾太直接接受這種尺度的思考,即使有也是間接的,或是有引導性以及帶有美學的,林中怪人則是在這方面的目的非常的清晰。

    1168次瀏覽
  • 2018年01月31日
    熱情的玫瑰

    熱情的玫瑰          作者:謝文珣 【人生路上,因它的繽紛濃妝,信念,增添幾分狂狷的色彩】   朵朵玫瑰 綻放盛開在 飄香的綠野中, 浪漫優雅在 璀璨奪目的金陽下;   指尖餘香 湧動熱情的語彙, 染傳對方 堅定彼此的信念;   人生路上 因它的繽紛濃妝 信念 增添幾分狂狷的色彩;   朶朶紅暈 染根土壤, 茁壯如大樹, 繚繞  延伸 搖曳在你我心中。   玫瑰的青春 依舊在舞動 蕩漾 燃燒不停歇!

    184次瀏覽
  • 2018年01月26日
    午後時光

    午後時光          作者:謝文珣 【拎摟黏身的毛小孩,頃刻觸動心靈時光,輕安自在!】     忙碌引人心茫,把自己燃燒到極限, 只是害怕失去這些擁有。     方念 知道自己願意放棄的, 更勝自己執著想要的!   難忘 遍撤午後熙陽的靜謐, 飄滿微奢華氣息的清新空氣;     拎摟黏身的毛小孩, 頃刻觸動心靈時光, 輕安自在!     和著心底輕唱音符, 停下吧! 去找尋遺漏在時間裡的幸福;     把握現在 譜寫詠嘆當下的音律, 讓自己比過去的你更好!

    271次瀏覽 .1次收藏 .次分享
  • 2017年12月28日
    《散文》影子。

    《本文刊登於748期 皇冠雜誌》母親對於自己目不識丁,一直是很在意的。 無法化解的怨懟生出影子追索著她。時光從未讓陰影變淡,反而隨日增長。除了用抱怨來撫慰身心之外,倒也無計可施。日積月累的鬱悶反覆穿插在每個閒話家常的不同主題裡,滿嘴都是坎坷人生的苦水,不厭其煩的程度簡直疲勞轟炸! 我們長期被迫在陌生記憶的巷弄裡,回顧她欲望無法滿足的童年。 母親老家遺址雖已成為城市交通要道,仍不時穿越時空回歸舊日的矮屋群。她和自己抑鬱的靈魂曾在此共生茁壯。強烈風災驚人的雨量徹底沖毀家園,磨難的細節卻頑固地長駐不移,她不斷沉淪其中。 僅管記憶的螺絲逐漸鬆掉,近期的事無法記牢,陳年舊事卻滲入骨頭裡侵蝕她的骨質,讓疼痛的關節在每個行進間咯咯作響。免不了又是一陣埋怨! 像是悲劇舞台的獨白,她詠嘆生養眾多的舊時代,學齡期就必須扛起家中經濟,上學的願望因多產的外婆屢次化為泡影。 她常說,現在全身病痛,肯定是兒時積勞種下的病根。 「已說過很多次,聽到耳朵都快長繭啦!」 負面思考的叛逆期,著實無法對老掉牙的人生波折感同身受。幾次企圖阻止令人倦怠的沉悶劇情而頂嘴,她就繃起臉抱怨自己不識字哪裡都去不了,只能在社會底層討生活。因看不懂菜單,陌生餐廳根本不敢單獨進去。現在就連孩子都嫌她嘮叨。如果讀過幾年書,人生肯定有另外一番風景! 這些自我催眠的觀點,我想是她將人生想得太簡單,卻把某些生活細節想得太複雜。但我不再發表看法,母親陰鬱情緒夾帶的低氣壓已然籠罩全家,任誰也不敢大聲說話,並且盡可能像玻璃缸裡的魚,安靜無聲地游開。 或許那些千篇一律的積怨之聲,真的全塞進我耳內結成繭也說不定。在她牢騷滿腹的全盛時期裡,我右耳竟戲劇性出現聽覺障礙!據說是漿液性中耳炎。那陣子,外界的聲息傳進我耳裡,全像是泡進水裡般黏糊,無法聽正確最細緻的音質。於是,我開始對母親說的話裝聾作啞。 當苦悶無處發洩,我的桀驁不馴便成為她消耗負電荷的出口。我經常被狂躁的藤條追著跑。但憐憫心促使我放緩腳步,佯裝被怒火高漲的母親逮個正著。我哭不是因皮肉之苦,全是為消弭她的怒氣。 「攏是出世來凌遲我的!」 婚後對她來說,似乎又是另一個悲慘世界。 只差沒被戴上腳鐐,人生本質就是一座囚牢。她因文盲入罪被自己判處終生監禁,故步自封的影子是嚴苛獄吏,而我們也是身處其中的囚犯。偶爾我會被森冷的眼神給割傷,在我不慎觸犯她法規時。 每日固定放風時間,母親會蹲坐屋前挑揀菜葉,對來訪的外婆抱怨我的體弱多病及不服管教。外婆則持續埋怨媳婦的菜太鹹這類家常瑣事。雖偶爾會接對方話荏虛應幾句,但多半時候就像兩顆行星各自繞行軌道,誰也沒認真把對方的話聽進去,只顧著將內心垃圾一吐為快! 「有人煮給妳吃就不錯了,麥擱碎碎唸!」 母親反抗地回話,企圖為這場各說各話做結論。外婆也找不到話來反駁,有點不是滋味的離開。用餐時間快到了,媳婦煮的菜就算再怎麼不合口味,總比要自己開爐動鍋節省心力。 感覺不歡而散的結束話題,並沒有終結固定的閒聊模式。隔天外婆依舊準時跑來串門子,說的也還是彼此都熟爛的老話!那些常態性的煩擾,並不需安慰與建言,訴苦就是治療的靈藥! 為了節儉度日,非必要時家裡盡可能不開燈,以便符合牢籠的既定印象。直到如今午夜夢迴,瓦屋如墨般深邃陰暗的長廊、發臭的出糞式廁所、鏽斑的鐵窗,以及床板上誘發我密集物恐懼症的白蟻,仍不時出現夢魘裡。 當時租屋的綠竹巷,是每逢風災豪雨必淹水的低窪地區。屋後的大排水溝是釀災的元兇。舉凡毀損的大型家具、舊棉被、病死的牲畜全被道德感淡薄的居民扔進溝渠。 這條不時散發惡臭的排水溝儼然是城市的毒瘤,每年颱風季節必定化膿。高漲的混濁污水混著各式雜物四處流闖。即使洪水退去,巷弄口也總被泥沙及堆疊成山的垃圾癱瘓。為重整家園,居民無奈將泡爛家具往排水溝扔,繼續醞釀下波災難的循環。 幾年後因都市計畫,威脅家園的惡性毒瘤被根除,成為生氣盎然的綠地。我也依循母親的期望半工半讀完成學業。但接下來的學習之路,彷彿堵塞的排水溝凝滯不前。夢想再度被迫轉彎。 只沉溺過去卻漠視時代脈動令人啞口無言。母親承襲的陳腐觀點,曾是她痛恨外婆的原罪,如今卻奉為信仰。簡直像坐了幾十年冤獄,卻得不到賠償的徒勞人生。 那夢想破滅的夜晚,我彷彿看見微弱燈光下,母親投影和已逝外婆模糊的影子,正在協議侵蝕我的光明! 不被關愛的苦悶在心靈著床,憤懣長出臍帶。我爭脫禁錮前往陌生城市闖蕩,充滿陽光的明亮套房將沉重影子全蒸發,生活如氣球輕盈自在,卻失去實質重量。有時甚至孤獨得像赤身露體。 原來真空般寧靜的水泥空間,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牢房而已,沒有誰能真正從侷限框架裡逃出去!於是,我甘心返鄉重陷網羅。 暮年的母親,至今仍不時向我抱怨身體的疑難雜症,彷彿我是妙手回春的醫生。突然話鋒一轉提起綠竹巷。她說,鄰居家的兒子精神似乎出問題,深夜裡放火把自家房子給燒了! 我記得那男人總在夜裡高歌擾人清夢,但怎麼也想不起他的樣貌。綠竹巷已成為遙遠的記憶,只能透過彼此不算精確的回憶,拼湊那貧困的年代。 幾次提醒母親,長青學苑有招收老人的識字課程勸她報名參加,都讓她找盡各種理由回絕。隨著時光流去,文盲對她而言或許是遺憾,卻已不是頂要緊的事了,寧可將時間花在電台節目裡,藉陌生婆媽分享的瑣事繼續療癒身心。 婚後因現實奔忙,我活得像炮竹,引線被點燃抑鬱的情緒就整個爆開。我遺失夢想卻抱怨環境的錯將憤怒合理化。當孩子倔強的臉濡濕我的眼時,便鉅細靡遺描述年少時遭遇的逆境,表面像是在換醒她的自省,實際卻是在自我解毒。 「夠了,我不想聽!」孩子抗議地關起房門。我們之間築起難以跨越的鴻溝。 我在僵固的角落感覺被全世界排擠。精通算命的友人曾說,我擁有情緒偏向負面的命盤。那時我已墜入宿命的淵藪,慣性從憤懣裡汲取生活力量。沒人發現我落在地面的投影逐漸濃鬱,在每次埋怨之後。那曾經與母親如影隨形,不知何時竟深根我腳下日益茁壯! 原來,我不僅流著母親的血液,並繼承了她的影子! 我迷失在不朽的輪迴裡載沉載浮。當化膿的情緒氾濫成災時,曾預見自己的影子化成灰色泥漿,往孩子房間門縫底流竄,醞釀下個循環。 快逃!我分離出另一個自己,站在危橋上吶喊著。 https://www.crown.com.tw/Magcontent.aspx?arg0=748&arg1=1785&arg2=6193

    218次瀏覽 .1次收藏
  • 2017年12月28日
    《散文》疑鬼。

    《本文刊登於2015年08月27日 中國時報副刊》那男孩究竟是腦海裡的殘像在我行進時溢出體外,抑或確實來自另一個空間的靈,不得而知。沒有任何能稱得上是根據的東西來佐證。霉溼的老舊公寓大樓,逾三十年的歷史在每個角落夾縫滲透生根,無人可以交代所有支微末節。時光是冷凝硬化的琥珀,樓梯間裡的藍短褲幽靈男孩,像是來不及逃逸的微小氣泡被長久封存。幾年前飛往馬尼拉旅行時,在投宿的飯店半夜裡莫名醒來,模糊光線恍惚瞥見有人幽幽蹲在床尾,像是皮膚黝黑表情靦腆的菲律賓男人。我驚嚇出冷汗再次定睛細看時,卻已什麼也不存在!馬尼拉的夜晚很漫長,即使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也已無法繼續入睡。恐懼讓知覺神經變得十分敏感,所有細微聲響聽來都恐怖異常。有如驚弓之鳥。或許只是謬誤的感知。不管是藍短褲幽靈男孩,或飯店房間裡的菲律賓鬼魂,彷彿都滯留在僵息空間,靜候漫長的時光流去。似乎已沒有什麼能做,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死寂的像時間行進的終點。是《美國恐怖故事》影集裡,擺脫肉體束縛的少女亡魂,卻始終逃不出那座謀殺屋,一再陷入大門出入口循環相通的無限迴圈裡兜轉,永遠脫離不了家門。那空間就是靈魂永恆的墓室。據說鬼魂會糾纏指尖朝向祂的人。童年聽誰說這個嚇唬孩子的鬼故事後,深夜每從噩夢裡驚醒,必緊握雙手避免指尖外露,甚至連腳趾頭也盡可能全縮進被窩裡,像是可以再度安心入睡不被驚擾的隱身術。鬼看不到我,我也不想看見鬼!然而鬼魅總有辦法以各種形態及樣貌出現。在瀕臨睡眠邊緣時,化為冷冽氣息掠過耳際;深夜的淋浴間裡,逐漸凝聚的恐懼不斷從潮溼的天花板滴落;無人的電梯角落,也彷彿隨時有幽魂正豎起耳朵,竊聽我的思想。都是疑心生暗鬼?科學無法具體證明鬼魂存在,認為所謂的「見鬼」其實是大腦訊號整合異常;除了自我感知之外,又創造第二個不在實際身體位置的錯誤思覺,便誤認那來自其它空間的靈體。老屋鬧鬼的超自然現象,也被科學研究解釋成空氣被有毒黴菌孢子污染,侵襲大腦所導致的幻覺。無論如何,鬼魂藏身老舊建築物裡的題材,向來是恐怖故事百年不變的驚悚元素;曾是藏屍間的陰森地下室,或壁櫥裡被厲鬼附體的舊玩偶。而每座遺世獨立的古老豪宅,全都藏匿著《顫慄黑影》裡充滿執念的黑衣女人,在陰森幽微中暗影飄移。偶然間重看了妮可基嫚主演的驚悚電影《The Others》。嚴苛的母親獨自帶著兩個罹患懼光症的孩子,居住在常年惡寒霧鎖的古堡裡。三個不請自來的僕役是鬼,崩潰的女人最後發現自己和孩子其實也是鬼。屋裡怪聲頻傳的那些不明侵擾者,竟是同時居住此地的人類。活人與亡靈共處在相同時空裡,即使互不相干,但偶然陰陽交會時驚擾了彼此,仍不免背脊發涼。人與鬼之間,究竟誰才是所謂的外來者無法定論。許多驚悚恐怖片裡,總有面無表情的鬼魅躲在暗窗深處,目送人們倉皇而逃這毛骨悚然的一幕。誰是真正的侵入者已無關緊要,所幸人類還有選擇免於恐懼的自由。馬尼拉飯店裡靦腆的鬼魂,或許也曾黯然站在窗子後面,茫然望著一個又一個旅人背著行囊入住又離開。樓梯間裡的幽靈男孩,是否也渴望窗外的世界?卻只能日復一日永恆滯留在那時光的煉獄裡,無處可去。幾年前有部深夜時段播出的懸疑影集,可惜只在轉台時看到最後不到半小時的結尾。劇情運用人們對未知的恐懼心理,同樣讓人頭皮發麻。女孩半夜醒來,帶著感覺空虛的胃來到廚房,發現媽媽和姐姐也正好睡不著。三個人索性坐下喝熱牛奶消磨時間。氣氛融洽的交談聲裡,女孩聽見深夜裡不尋常的敲門聲前去應門,卻沒看到任何人,回頭想進屋時大門竟已被鎖上。夜涼如水,僅穿單薄睡衣的女孩使勁擂門並大聲呼喚。才隔一扇門,裡面的人沒道理聽不見,但她的喊叫確實怎麼也傳不進屋裡,發出的聲響彷彿全被轉換進某個時空,隨即消散。然而廚房裡母女三人愉悅的談笑聲,卻無比清晰持續傳入耳裡。恐怖立即滲入她的骨髓!除了媽媽和姐姐之外,屋裡的第三人究竟是誰?!透過玻璃窗忐忑往裡張望,三個人仍各自待在原來的座位沒有離開,不可思議的是那交談的三人之中竟也包括她自己。好像幾分鐘之前,根本就不曾發生過起身開門的這件事。「如果我正在廚房,此刻被關在門外的我又是誰呢?」女孩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懼裡。鏡頭被拉遠,用一扇門切割兩個對比的世界。捧著馬克杯暖手的女孩,繼續沉浸被親情包圍的溫馨時光,並不知道還有另一個自己,被遺忘在森冷夜色裡。多出來的女孩是誰?這個疑問並沒有明確解答,想必是留待觀眾自行想像。每當感覺無聊,不得不塞點東西到變空的腦袋裡進行反覆思考時,那多出的女孩謎團便自動反芻。我起碼咀嚼出十幾種可能性。某些口耳相傳的鬼故事、沒有實體的幻影或是劇集的恐怖情節,都像老建築物被禁錮時光裡的鬼魂,同時也封存在我體內滲透紮根,偶爾趁夜間踽踽獨行,拉長暗夜裡的影子時,默默滋生另一個自己。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50827000901-260115

    200次瀏覽 .2次收藏
  • 2017年10月26日
    全球減塑行動,陪您撐到底!

    「謝謝,我不用吸管」、「請幫我裝在環保杯」,偶爾當他人報以不理解的目光,難免讓致力在生活中「減塑」的您感到氣餒。但每年全球有多達 1,270 萬噸塑膠垃圾流入海洋,改變絕對刻不容緩。好在全球許多國家都有人奮起響應聯合國「向海洋塑膠宣戰」的呼籲,並和綠色和平一起參與「Break Free From Plastic」運動,在減塑之路並肩作戰!保加利亞、黎巴嫩:聽,地中海哭的聲音明信片的地中海風景如詩如畫,現實卻是難逃污染厄運,96% 飄浮海面的垃圾均為塑膠,甚至深入海底 3,000 公尺也發現塑膠垃圾蹤跡。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今年 6 月由西班牙出發,展開地中海及黑海巡航,航行經希臘、義大利、克羅埃西亞等多個國家,行動包括於海上放置多件巨型塑膠「垃圾」……其實這些「垃圾」都是由不含「塑化劑」鄰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的回收塑膠製成,目的是讓地中海各國政府正視塑膠已氾濫成災。當船艦「彩虹勇士號」上月到訪保加利亞時,16 個來自歐洲 11 國的攀爬好手在瓦爾納(Varna)聚首,頂著烈日及攝氏 35 度高溫,從 Asparuhovo 大橋攀爬而下,展開一幅 50 公尺長、15 公尺高的「No Plastic」布條。經歷 10 小時行動雖然已經筋疲力盡,但每位行動成員臉上依然流露滿足的笑容,因為他們已向各國政府傳達清晰訊息:向塑膠說不!去年,黎巴嫩政府被揭露容許大規模傾倒垃圾污染海岸,綠色和平與當地非政府組織展開「#BalaPlastic」(黎巴嫩文意為「向塑膠說不」)行動,上月於觀光景點鴿子岩(Raouche)以「淨灘」揭開行動序幕,獲得當地著名演員 Nadine Labaki 及音樂家 Najwa Karam 等 250 人響應。英國:Plastic Footprint,明白了計算可變簡單人人都是塑膠污染幫兇,但究竟您我有多少責任?綠色和平在英國推出「塑膠足跡計算機」,邀您計算日常生活的塑膠使用量,藉此更有效從個人層面延伸「為好生活轉念,向自己宣戰」!今年七月,綠色和平也完成長達兩個月的蘇格蘭巡航之旅,記錄當地海洋生態及物種棲息情況,並發起連串行動,要求可口可樂公司減少使用寶特瓶。紐西蘭:澳洲做到了,我們憤怒了大洋洲鄰居澳洲本月初傳來喜訊:昆士蘭州議會通過法案,明年 7 月 1 日起禁止商家給出厚度為 35 微米(microns)以下塑膠袋(包裝用途及為了盛裝新鮮蔬菜、肉類的塑膠袋暫豁免),違法最高可罰款 3,000 澳元(折合新臺幣 70,000 元),同時推行飲料容器回贈鼓勵民眾回收。而綠色和平把握機會,在紐西蘭發起「#NoPlastic」連署,要求政府禁止一次性塑膠袋,至今已獲得 35,000 人簽名響應。臺灣:學生、文青站起來!改變世界,一定要驍勇善戰?未必!甫結束的世大運,臺灣的選手頻創佳績,場外的您我也誓言自帶水壺挺世大運。為了讓賽事過後不留痕跡,綠色和平的志工更在五場賽事外協助出借達 700 個杯子,省去用後就丟的塑膠瓶裝水。新的學年,綠色和平邀請全臺灣的學校加入「無塑校園──園遊會計畫」,將「停止使用用後就丟餐具」的訊息帶入校園,並為教師提供一系列以「減塑」為主題的教材,希望改變人均每天使用 2.7 個膠袋的壞習慣。另外,《怒海控塑A Plastic Ocean》電影巡迴放映也在今年 5 至 7 月於全臺 6 個地點舉行,電影講述一位追尋藍鯨蹤跡的記者發現塑膠垃圾令海洋不再純淨,於是……劇透到此為止。文青們,發揮您的才能捍衛地球吧!臺灣、菲律賓:淨灘x統計,為未來 ACTION當膠如潮水將您我包圍,「淨灘」或許讓人深切體會何謂「徒勞無功」,但在守護海洋的使命下一定撐到底!本月初,綠色和平在菲律賓馬尼拉南部的自由島海灘(Freedom Island Beach)展開一連 9 日的淨灘及統計工作。由於菲律賓現行禁止傾倒垃圾的法令如同虛設,也沒有措施針對濫發塑膠袋,令這片「雀鳥天堂」淪為塑膠地獄……近鄰夥伴如此努力,臺灣也要加把勁。九月中的晴朗週日,綠色和平與約 150 位民眾第四度來到金山沙珠灣淨灘,共撿走 1,380 公斤垃圾,這結果真叫人憂喜參半。開心的是把一千多公斤垃圾清走了,但也難過怎麼會有這麼多垃圾,而且撿不完啊!感謝這次參與的民眾,不畏日曬,奮力地清走不應該出現在美麗沙灘上的垃圾。從生活中「減塑」既是應有之義更是大勢所趨,誠邀您加入連署,一起「拒絕塑膠污染,開創減塑潮流」!隨着您我身邊更多人願意理解、行動,減塑路上,您不會孤獨!立即連署-text via 綠色和平

    1512次瀏覽 .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