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
  2. 駐站文章
寂寞大師:大師筆下,真的是寂寞。


我跟賈柯梅蒂說好了,讓他幫我畫張人物素描,他說只需要一、兩個小時,或者,頂多一個下午就綽綽有餘了。



1964年9月12日,來自紐約的知名藝評家詹姆士洛德走進賈科梅蒂位於巴黎的工作室,詹姆士來到巴黎一陣子了,就是為了來看看賈科梅蒂的展覽,結果兩人還算聊得來,出於好奇心與虛榮心,詹姆士接受賈科梅蒂的邀請擔任肖像畫的模特兒,沒想到,原本說好只需要幾個小時的時間,居然整整畫了18天?!除了一延再延的機票、無止盡的等待之外,透過這18天的相處,詹姆士也發現藝術大師在狂妄乖張背後的更多面向,也難怪電影會取名為《寂寞大師》,因為大師筆下真的是無盡的寂寞呢。



史上身價最高的雕刻家、屢創紀錄的拍賣會價格、與妓女交往、狂傲不羈...這些都是我們常聽聞的賈科梅蒂,這位來自瑞士的大師以他經典的「火柴人」風格聞名於世,不但曾經擊敗畢卡索登上世界最高價藝術品的寶座,也被稱為20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他的祖國瑞士甚至在將他的肖像印製在100元面額的瑞士法郎鈔票之上,但《寂寞大師》這部電影之所以這麼有趣,便是在於拍出的是在上述的表像之外、這位當代大師可能的情感與人格特質。




(圖片/ NEWCITY FILM)



整部電影就是典型的「小題大作」,把所有重點放在賈科梅蒂為詹姆士作畫這件事情上,出場的人物也不多,但也因為如此,更能感受到導演史丹利圖奇(Stanley Tucci)的功力,看似平鋪直述、平淡,卻是透過日常生活與大量對話中的微小細節,重新建構對賈科梅蒂的想像;更有趣的是電影的節奏與詹姆士的心情完美結合,從一開始的期待、雀躍(這時期兩人的對話特別可愛好笑),再到中段的懷疑、痛苦,最後則是如夢初醒、終於更深入了解賈科梅蒂,一個階段推著一個階段的前進,剖開瘋癲外表的掩護,賈科梅蒂的內心存在著更多糾結與寂寥。



我永遠都不可能畫好肖像畫,其實我不是在畫畫,我是嘗試去畫畫。



如果是曾經嘗試創作、或很堅持某一件事有經驗的話,應該會逐漸同理於賈科梅蒂的偏執吧。極度自卑、自我懷疑,透過一次次摧毀、破壞、重新開始的巡懷,一點一滴的朝向心中「理想」邁進,尤其是賈科梅蒂這種等級的藝術家,應該整天都會聽到旁人說「哇這超棒!」、「這已經很好了你在生氣什麼?」之類的發言,如果他無法堅持下去,或許很容易隨波逐流而趨於平凡,也就是那股永遠無法澆熄、推動自己前進的力量,才讓他能夠不斷的創作下去,至死方休。




(圖片/teaser-trailer)



明年再回來吧,你當我模特兒的那段時間,我覺得很愉快。



詹姆士離開的那天,賈科梅蒂陪他去了機場,並且說好要再見面、再畫一次肖像畫,只是兩人分開後不到兩年,賈科梅蒂就過世了,但至少在這意外的18天裡,寂寞的大師,似乎真的找到些許溫度與友誼了吧。




(圖片/straight)




  • 電影
  • 寂寞大師
  • 傳影互動
  • 傑佛瑞洛許
  • 艾米漢默
  • 史丹利圖奇
電影從業人員
評論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