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
  2. 駐站文章
第三次殺人:真相的意義


不久前,日本知名導演是枝裕和憑藉新作《小偷家族》拿下今年坎城影展的最大獎,國內也推出了完整度極高的是枝裕和回顧展,剛好也趁著這次的「是枝旋風」重看了前一部作品《第三次殺人》,即使不那麼典型的是枝,卻仍是只有是枝才能拍出的經典作品。



我希望觀眾在這部電影裡感受到的,是背叛。」-- #是枝裕和



 (圖片/HUFFPOST)



看完這部片已經幾天了,經過許多討論和資料收集,終於可以稍微記下自己的心得,關於這部非常不是枝裕和、卻又很是枝裕和的電影,我是喜歡的,《第三次殺人》不是推理片,卻有著許多懸疑與難以分辨的線索,《第三次殺人》不是親情片,仍能透過少數的篇幅建構了充滿殘缺的深刻親子樣貌,《第三次殺人》不是犯罪電影,但確確實實地、帶領觀眾思考司法制度、犯罪動機與這個世界運行的法則,慢慢地、緩緩地,體驗一而再再而三的殺人。 電影從一場河邊的謀殺焚屍案開始,坦承犯案的嫌疑者將被求處死刑,由福山雅治飾演的律師重盛被請來協助嫌疑者辯護,希望可以爭取改判無期徒刑,而重盛第一次評論這個案件時說道:「他一定會被判死刑的吧?」由於日本法律中有所謂的「累犯」,指得是一個罪犯多次犯下同一類的罪行,就像由役所廣司所飾演的三隅、第二次犯下殺人罪,無論第二次犯罪的動機和第一次有多不同,基本上都會被判處死刑,從此,拉開整個複雜案件的序幕。



電影從一場河邊的謀殺焚屍案開始,坦承犯案的嫌疑者將被求處死刑,由福山雅治飾演的律師重盛被請來協助嫌疑者辯護,希望可以爭取改判無期徒刑,而重盛第一次評論這個案件時說道:「他一定會被判死刑的吧?」由於日本法律中有所謂的「累犯」,指得是一個罪犯多次犯下同一類的罪行,就像由役所廣司所飾演的三隅、第二次犯下殺人罪,無論第二次犯罪的動機和第一次有多不同,基本上都會被判處死刑,從此,拉開整個複雜案件的序幕。



到底法庭與人類社會體制的目的,是要追求真相?抑或只是簡化一切的加工程序?



在124分鐘的電影裡,觀眾與福山雅治的立場必然是重疊的,同樣作為一個中途介入、希望知道事件全貌的人,卻必須面對役所廣司顛三倒四、前後矛盾的自白,一下扯出婚外情、一下又表示自己沒有殺人,翻轉的後面還是翻轉,此時廣瀨鈴又以死者女兒的身分帶出更多殘酷的事件,性侵、黑心食品、令人厭惡的母親,再搭配彷如《慕荷蘭大道》般三段夢中的畫面,渾沌之中又必須逼迫腦袋拼湊原委,而是枝裕和準備的結局著實令人埋怨,甚麼都沒講,卻又甚麼都講了,我自己是支持福山雅治最終推論的版本,只是一定不只如此吧?人性跟行為不可能非黑即白的,複雜與多元的特性必然展現在這樁兇殺案裡,役所廣司微笑說道:「你怎麼可以對我這種殺人犯有期待呢?」但又為什麼不行呢?




 (圖片/HUFFPOST)



之所以看這部片這麼累,是因為裡頭又藏有好多好多的辯證議題。福山雅治的爸爸說「殺人與無法殺人者,從出生那一刻就決定了。」役所廣司說「殺人不能解決問題,但你們(體制)不也是這樣面對的嗎?廣瀨鈴說「在法庭裡,果然沒有人會說真話。」加上許多對於法律刑度和動機差異的討論,《第三次殺人》連續拋出了好幾個球,就算觀影的當下接不到、也足夠傷腦筋好一陣子了。



最後一定要說的,還是演員,不只演員好,能把他們逼出這麼棒的表現的導演也真夠厲害的。剛看完電影的當下其實會覺得福山雅治完全被役所廣司壓制,但後來想想不全是如此,畢竟在劇本總是在改、甚至不知道結局的狀況下對戲,福山被役所廣司牽著走根本超合理的,兩人從一開始公事公辦、再到拉扯退讓,以及最終試圖掏心掏肺的質問,默契真的有夠好,電影最後在玻璃上映照著兩人重疊鏡頭,應該可以稱為影史經典了吧?尤其福山雅治退後的那一幕,實在太震撼了,永生難忘。



縱看整部電影,《第三次殺人》沒有過往是枝裕和作品的風光明媚、也不具有傳統推理片案情張力,步調與鏡頭也很緩慢,但絕對是一部細火燉烤的倫理佳作,唯一的建議是請在精神良好又不急著上廁所的狀態下進戲院,那我想是絕對不會失望的吧。



第一次殺人殺了放高利貸的、第二次殺人殺了獸父、第三次殺人呢?


















 (圖片/HUFFPOST)





  • 是枝裕和
電影從業人員
評論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