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
  2. 駐站文章
樹下驚魂 Under The Tree - 脆弱無比的理智

來自北歐的驚悚電影常常有獨樹一格的冷調與鋒利,樹下驚魂有很紮實的高潮堆疊,把一起非常單純的衝突事件,變成了似乎都會發生在你我身上的極致驚悚故事,而本片主要描述了理智本身的脆弱,以及當一個人的看法先有了偏見和針對性時,所有的衝突是會多簡單的就被點燃,電影中劃分兩個家庭分界的大樹,彷彿是理智的象徵,看似堅固卻時時有崩毀的危險。


樹下驚魂描述的恐怖在於它表面非常平凡無奇,人與人之間的穩定常常是透過非常脆弱的理智勉強維繫,片中男主角的母親對於鄰居康拉德的年輕妻子艾比處處針對,源於自己的喪子之痛,深深地嫉妒艾比憑什麼可以擁有新生兒的幸福,因為母親始終認定對方必定暗中搞鬼,導致了對自己的理智喪失全無自覺,其丈夫也常為其情緒所苦,只能偶爾透過合唱團的練習喘口氣,不只彼此沒有任何淵源的鄰居會關係緊張,連親密的家庭成員也讓人窒息感到無處口逃,相較男主角阿特利和艾格妮絲,這對較年輕的夫妻在情緒處理和婚姻關係上便顯得直接不隱藏,和阿特利父母在處理婚姻關係上有了鮮明對照,當電影到了阿特利父母親時,便充滿壓抑和隨時會理智喪失的緊張感,而到了阿特利自己和老婆的部分時,即使表面上兩人大吵大鬧,但至少兩人的負面情緒都有了出口,也知道對方彼此間的不滿在哪裡,所以在最後一刻阿特利和其妻子終於敞開心胸要面對婚姻問題時,才得以讓電影顯示出阿特利父母親和其鄰居的最後情緒爆發有多恐怖。


樹下驚魂除了在故事和角色上有細膩的鋪陳外,也不斷地在片中利用鏡頭分鏡不間斷的製造一觸即發的驚悚感,電影一開始的配樂使用了低沈詭異的合成器音色,搭配一群人在靶場實彈打靶的畫面,槍聲和配樂互相配合滿足聽覺上的高低頻,也為電影之後的故事發展下了一個強烈的前提,讓觀眾可以迅速的感受到電影的調性和主題,就是那份強烈的針對性和脆弱無比的理性界限,而觀眾會看到康拉德有自己的自製手槍的那場戲,也是巧妙的前後呼應,最後竟是由阿特利父親擊出那超出觀眾原本預期的一槍,讓故事最後除了悲劇外又顯出一絲諷刺,像樹下驚魂這類透過穩定的鋪陳來製造最後高潮的電影,即使沒有像好萊烏班炫目的畫面和超自然元素,依舊經得起品質上的考驗。

  • 樹下驚魂
  • Under The Tree
Motion Graphics Design、業餘影評
評論 (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