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章
  2. 生活知識
夢想築起宜蘭厝,書店立在田中央

“生而自由,和風一樣自由,和雨一樣自由,和野草一樣的自由。“-建築師黃聲遠


宜蘭,是許多人心中的“夢中之城”,有許多建築師用夢想與青春蓋起的宜蘭厝及全台最好品質的公共建築,也是許多年輕人選擇半農半X生活的綠野平疇。讓我們跟著RapaQ的腳步,在島嶼各處散步,一起看城市的身世,看歲月在建築身上留下的痕跡,由只有土地廟(或天主堂),糕餅店,藥房,機車行與公車站等「配備」的小鎮,到任何一條街上街道家具的改變(如候車站,路燈到所謂公共藝術),全都有了生命與故事。來到宜蘭,這個以公共建築品質自豪的縣市。


宜蘭的山很婉約,不像花東那樣高聳,它的色澤不像西部山脈帶有蒼綠,也不像花東山脈暈著藍色,它多帶著一點翠綠,伴隨著河川,地勢就慢慢低下來為稻田。在田與河之間的堤道騎腳踏車,雨後常能看見彩虹,田間的新綠更為明亮。綠油油的稻禾隨風吹拂擺動,這是宜蘭最美的日常景緻。河堤畔看青青野草嶼黑板樹成蔭,坐落於田中央的是一棟棟零散的獨棟房子,為了適應宜蘭多雨氣候而採用斜屋頂的設計。風,彷彿是隱形的材料,躺在河畔的草地上,看天邊雲霞染紅,待星子初上,這就像王維筆下的風物景緻。綠野平疇,稻禾,水圳,溝渠與藍山,是屬於宜蘭平淡致遠的美。



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及黃聲遠作品,1995-2002年-礁溪行政中心再生,獲2002年台灣建築獎。 



在宜蘭諸多公共建築中,黃聲遠的建築佔大部分,也特別明顯,宜蘭人都說「只要是長的很奇怪的建築,就是黃老師的作品」。黃聲遠的作品,是一種異形建築,用不同的線條,將人工的建築融入自然的脈絡。他作品中較為收斂但又在很多小地方具有創意與巧思的設計,能結合在地紋理,就像連接宜蘭社福館與河濱西堤屋橋。將岸邊建築,融合宜蘭美麗的河岸與綠油油的田,黃昏時不緊可以看到宜蘭河的落日,雨後的晴空還常有彩虹。他的事務所就取名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珍惜且敞揚在蘭陽平原。



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及黃聲遠作品,2000-2005年-礁溪生活學習館(最主要是公部門礁溪戶政所和衛生所的所在地),一棟外觀奇怪找不到平衡的建築,被當地居民戲稱為宜蘭的霍爾的移動城堡。獲2006台灣建築獎。 


黃聲遠的故事還沒結束,1999年設計的「三星展演場」(蔥蒜棚),柱式與顏色模擬三星蔥,其開放性、綠色調及線條語彙延續宜蘭火車站前巨大誇張的丟丟噹森林,在原有街廓造成了尺度與空間感受上的壓迫。在其他設計作品中,他喜歡不規則繁複線條設計,但工程的收尾與做工不夠細緻會導致使用者的危險。建築設計的影響,又比其他設計深遠。於是很多人說當他變得愈來愈有名氣,對建築卻越來越不用心。可,沒有一個設計師作品是零爭議的。當我們造訪被戲稱為“宜蘭的霍爾移動城堡”的礁溪生活學習館(最主要的是公部門的功能礁溪戶政所和衛生所的所在地),卻聽著戶政所旁礁溪長老教會的牧師說著,「原來黃老師是靈糧堂的教友,我覺得這棟是諾亞方舟。黃老師前幾天才來跟我提問教會跟戶政所之間的通道可不可以再弄過,現在的設計太滑,很多來教會跟戶政所的教友年齡都很大,他們都說輪椅容易滑倒。」對於一個完工十多年的建築尚且如此關心,這樣的設計師值不值得我們尊重與喜歡呢?


黃聲遠長年累月的打扮是無袖T恤和涼鞋、留著短短的頭髮、帶個眼鏡,如果還有著親切地笑容,在建築界大家都知道,甚至連許多宜蘭縣的居民也都認得。曾經,有次週五晚上,由宜蘭回台北的火車上,我們在同一節車箱前後排座位巧遇他帶著還沒入小學的小女兒丰禾,當時他太太工作由宜蘭縣政府借調到中央,他們正要由宜蘭搭車到台北,到他太太娘家一起過週末。這一刻我看見的不是屢屢獲獎的知名建築師,而是一個願意在忙碌工作中,把最寶貴的時間用來跟妻子、孩子相處的平凡人。我迄今記得丰禾這小女孩的不怕生、好奇心重,及他們父女間開心的互動,隨手一張報紙拿來對折撕一個半圓,打開來變成一個大圓,放在頭上變成一個衣服。再拿一張報紙,對折撕兩個小半圓,就是一張露出眼睛的面具,這個爸爸隨手就變出許多魔術與故事。


法國建築學校的考試,不考建築知識,只考學生對生活的感覺


宜蘭縣員山鄉的「小間書菜」,位於充滿綠野平原的深溝村主要入口,尚深路與惠民路交叉路口旁,走五分鐘就可抵達深溝國小。這打破我們對鄉村的想像,但如果我們進一步了解深溝村的背景條件就不會那麼意外了。宜蘭員山鄉的內城與深溝兩個農村,皆位水源頭,擁有得天獨厚發展有善農業的環境。由賴青松開始,近年來湧入許多來自都市致力於推廣友善農作的年輕人與團體,形成一個充滿活力、共享的社群。





江映德與彭顯惠夫婦,與倆佰甲成員一同催生了小間書菜。2014年1月小間書菜開幕,是由舊碾米廠改建而成,賴青松的田也在不遠處。走在深溝村裡,隨時可看見年輕農夫的身影,大家就如好友、也是鄰居般來往,回復了古老的鄉村生活模式,還有那記憶中遙遠的濃厚人情味。


2012年台大建築與城鄉所博士楊文全與朋友成立「倆佰甲」,與賴青松一樣幫新進宜蘭務農的青年找地、租田,成為是一個草根運動組織,致力於促進與營造支持友善耕作的公共環境。他們將村內一有60年歷史的舊碾米廠改造成為倆佰甲工作室。這裡是他們交流的空間,這裡有他們共享的農民食堂、也可以堆放穀物,年輕人們每日來來去去,經過這裡,進來聊天、休憩,下田累了中午就在這裡吃飯。擺起幾張座椅就化身討論公共議題、舉辦農業專業課程講座的場所,這裡成為農村裡的網絡節點,於是慢慢有了將工作室旁舊碾米廠穀倉,改建為書店的想法。


江映德與彭顯惠夫婦,與倆佰甲成員一同催生了小間書菜。2013年底我們曾來到深溝村拜訪紀錄宜蘭生態農業指標物種彩鷸多年的余遠猛老師時,知道了這個讓人興奮的消息,2014年1月小間書菜開幕,這令人心儀的小間書菜,賴青松的田也在不遠處。走在深溝村裡,隨時可看見年輕農夫的身影,大家就如好友、也是鄰居般來往,回復了古老的鄉村生活模式,還有那記憶中遙遠的濃厚人情味。


小間書菜讓從前的輾米廠被重新賦予了深厚的文化功能與公共空間意涵。一進來可見兩側牆壁釘上書架,成為整面的二手書牆。牆上的藏書以彭顯惠鍾情的文學、小說為主,小間書菜儼然就是活生生上演的鄉土文學印象。整個舊空間的改建由倆佰甲成員一同完成,桌子、書櫃、菜架也都是舊檜木改製而成。




小間書菜兼具舊式雜貨店的功能,除了交換與販賣二手書,一進來門口可見剛由田裡摘下來的新鮮時蔬,竹籃與菜架上羅列著宜蘭在地小農栽種無化肥、無農藥的水果青菜。還有天然手工果醬與「小間米」,以及倆佰甲成員自行設計的文創商品。



這裡是深溝村民生活的動態場景,也蘊含著對未來生活的美好願景。江映德與彭顯惠夫婦,希望創造一個不一樣的空間、帶給社區不同的氛圍,讓社區居民可以認同友善環境的農產品,也讓人相信辭去都市的高薪工作,回到農村可以有另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自給自足。親近土地勞動的身體健康了、吃的安心,人與人的相處可以這麼親近。小間書菜是他們費心經營、倆佰甲成員共同打造與群聚、社區居民往來的場所,這就是人們與環境的交錯,屬於社區裡大家共享的廚房、書房、客廳,聚集為在地居民認同歸屬的厝。當地三官宮主委陳榮昌看見停業十多年的舊碾米廠重新開張,也開心回憶起他年少時,這個地方也如現在一樣人來人往、是村裡最熱鬧的所在,沒落的碾米廠有了新生命。


在宜蘭有許多讀建築、景觀等設計科系畢業的年輕人選擇務農,用自然農法實踐對環境的關懷。建築與設計都是一種觀看生命與環境的方式,並不是一種炫目、流於表象的表現手法。『法國建築學校的考試,不考建築知識,只考學生對生活的感覺。校方說:我們不能收一個「對生活沒有感覺」的學生。』,喜歡是一種緣分,會衍生認同、會產生懷疑,而後擁有屬於自己的語彙與見解,這是生命的成熟過程。





相信大家都還記得「玉兔牌」鉛筆,從 1947 年創辦至今,曾經歷風光員工超過500人,也曾面臨挫折變遷。玉兔F220原子筆「黃桿藍帽」一起度過的美好回憶一直印在四、五、六年級同學的心裡。



在前往田中央建築羅東文化工場(羅東新林場)與羅東林業文化園區的路上,眾所週知的童年大明星「玉兔鉛筆學校」也可預約導覽及DIY做鉛筆。2008年「玉兔鉛筆學校」正式開張,有讓人懷念的小學課桌椅、有高達2公尺的全球最大檜木鉛筆,完整呈現傳統工廠的原始面貌,珍貴的文物和設備,快要可以列入古蹟的日式建築,參觀學習過程就像進入時光隧道一樣,喚起大朋友對玉兔滿滿的回憶。




那是一碗陽春麵賣2元,玉兔F220原子筆一支賣3元,法國進口BIC原子筆賣5元的時代。這支玉兔F220原子筆,不只可以寫字畫畫,還可以拿來止癢、掏耳朵、蓋印章、綁頭髮、吹泡泡、打空氣槍….陪大家度過好多好多時光。



三星四季青花瓷 宜蘭的餐桌




三星四季青花瓷創立於宜蘭縣三星鄉,為了呈現出地方的生活觀點和真實樣貌,從紀錄和盤點宜蘭三星地方的四季景物和人文資源的田野調查做起,發掘出地方文化故事,以創新方法開發出獨特的青花瓷工藝技術,融合創意設計與陶瓷工藝展現出地方四季之美。三星四季文化工作坊致力於推廣「參與式工藝」,運用大家都可接近的自然黏土素材和在地環境觀察的活動,將不同的族群透過參與的活動結合在一起。在親近土地的過程透過了解而產生喜愛,喜愛它就會凡事多留心,每個人都為這塊土地留點心,這塊土地,這個環境就會越來越好,「了解+喜愛+留心=改變」。



建築是一生的邀請,大家記憶裡的鄉村與舊城已不再是漸漸淡忘的鄉愁,而是改變現況的機會。

  • 宜蘭
  • 宜蘭厝
  • 黃聲遠
  • 田中央建築
  • 小間書菜
  • 三星四季
  • 玉兔鉛筆
  • 倆佰甲
  • 賴青松
  • RapaQ問島遊
募資創業家
評論 ( 0 )